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站内搜索:

永远的精神守望——大型曲艺剧《望红台》印象

【2017-02-21】【来源:巴中日报】【字体: 】【颜色: 绿

   陈斌

未标题-1.jpg

《望红台》演出剧照

  毫无疑问,在巴中文艺繁荣发展的历史纪元上,2016年注定是丰收的一年、值得永远铭记的一年。随着第四届巴人文化艺术节的尘埃落定,2016年巴中文艺创作的大事记算是画上了圆满的句号。回望这一年,川剧参加文化部“欢乐春节”项目走出国门赴澳大利亚的巡演,廉政川剧《挂印知县》赴北京长安大戏院参加全国基层文艺院团展演,四川清音《莲花开》获得中国曲艺牡丹奖文学奖,四川清音《竹颂》参加第十一届中国艺术节群星奖决赛,第四届巴人文化艺术节开幕式《巴人传奇》的惊艳亮相,这些都是浓墨重彩的一笔。在这些丰富的成果之中,大型曲艺情景剧《望红台》的成功上演是最值得关注、最值得点赞的重要事件之一。因为对于巴中而言,大型曲艺剧《望红台》的问世是巴中文艺创作的一大突破,是在筑牢文艺精品创作高原、攀爬文艺创作高峰过程中的一次全新探索,具有里程碑的意义。而对于创作者而言,这是一次艰辛的、充满挑战意味的创作,也是创作者首次对大型题材的尝试,更是创作者对多重障碍的成功跨越。

  首先,《望红台》是一部“剧”,而非单纯的、单个的作品,它要比四川清音《竹颂》、四川扬琴《雪梅,雪梅》等文艺作品要宏大得多、复杂得多。所谓剧,则必须有剧情、有人物、有人物性格、有矛盾冲突、有起承转合、有呼应对照、有铺垫高潮,要有鲜活生动的故事。《望红台》以红四方面军长征途中在川陕苏区发生的故事为线索,以“苦水台”“甜水台”“望红台”为叙事点,讲述了红军到来之前旧社会的黑暗和苦难、红军到达之后川陕苏区拨云见日的光明和喜悦、红军离开后终生守望的故事,艺术地再现了红色的峥嵘岁月,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在剧本写作时,剧作者以男主人公“大山”、女主人公“杜鹃”两位人物的命运为线索,以小见大,通过“大山”“杜鹃”两位主人公的命运沉浮勾勒了川陕苏区波澜壮阔的革命历史。应该说,这样的构思凸显了“剧”的特色和本质要求,剧情简单明了,线索清晰,是非常可行的。

  在搬上舞台时,编导对剧本进行了“二度”创作,淡化了“大山”“杜鹃”两位人物在剧中的“戏份”,通过“人物群像”的方式对红色岁月进行了艺术再现。应该说,这种处理方式是一种勇敢的尝试和全新的探索,是对一度创作的进一步深化。在具体呈现中,我们看到“大山”“杜鹃”之间的暗线与“群体”之间的明线相交织,呈现出一种别致的艺术效果,为我们塑造出了一幅幅群体性组雕。也就是说,在“二度”加工时,编导并没有被一度创作所约束,而是敢于推陈出新,通过明暗线的交替发展,实现了多重对话,既讲述了“个体”的故事,更讲述了“群体”的故事,实现了“个体”到“群体”的转换。个个男人都是“大山”,个个女人都是“杜鹃”,这种有益的尝试打破了传统的叙事方式,对传统审美的思维和审美方式进行了颠覆,让观众获得了别样的审美趣味和审美体验。

  其次,《望红台》是一部曲艺作品,它是以曲艺的形式讲故事。既然是曲艺作品,就必然涉及风格把握的问题。应该说,对创作、编导、演员来讲,这才是最大的挑战。

  曲艺是民族民间文化的根基,是最鲜活生动、最接地气、最受群众待见的艺术形式。它是流行于群众之中的,以口语为基础,用说说唱唱的形式,进行叙事、抒情、说理的表演艺术,具有群众性、地方性、通俗性、叙述性、程式性、简便性等特点。按曲本文学可分为散文体、韵文体、散韵相间体,按曲本音乐角度可分为曲牌体、板腔体、杂曲体、韵颂体,按表演形式角度可分为坐唱、站唱、走唱等,可谓门类丰富,形式多样。

  在《望红台》中,创作者运用了四川盘子、四川荷叶、四川清音、四川扬琴、四川莲厢、谐剧、金钱板等曲艺形式。在这些众多的曲艺形式中,每一种曲艺都是一种独特的艺术语言,都具有鲜明的艺术个性,都有不同的表现形式。每个曲种之间,既有共性,又有个性。这就要求创作者必须深入把握每种曲艺的艺术特点,必须非常敏锐地准确把握每种曲艺所擅长表现的内容,实现在不同曲种之间的自由行走和无障碍跨越。

  同时,需要注意的是,不同曲艺形式都是为内容服务的,而不能让内容从属于形式。如果简单地将不同曲艺形式拼凑在一起,从而达到形式的多样化而忽视内容的存在,那么越是优美的形式越会给人以空洞感。如果内容与形式之间的关系处理不好,就会显得杂乱无章,文过饰非,本末倒置。

  在《望红台》中,创演者很好地克服了这些困难,规避了这种风险,使“内容与形式”之间的关系得到了妥善处理,进而达到了创、编、演三位一体的有机统一。作为前置条件,剧本创作者对唱词的设计上既体现了较强的思想性、艺术性,又非常接地气、贴近生活,用明白晓畅、生动活泼的语言讲述了感人至深的故事,是剧作者俯身贴地,用生命的情怀、以灵魂置换的方式写出的动人之作。作曲者根据唱词创作出了具有地域特色的唱腔。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整部作品的音乐、唱腔听起来既体现了整体性、一致性,然而在运用不同曲艺进行创作的时候又充分体现了每种曲艺的风格特点,体现了多样性、差异性,给人以丰富的听觉体验。在编导中,编创团队较为准确地把握了四川盘子、四川莲厢、莲花落等多种曲艺的风格特征,对各种曲艺的技巧、特点进行了有效展现,带给人以新鲜的视觉冲击。

  如果说,《望红台》对创作者来讲是一项莫大的挑战,那么对于演员来讲,无异于“从头开始”。在《望红台》的演出阵容中,除金钱板艺术家张徐等几名名家助演之外,其他演员基本上都从川剧团、文化馆、学校等地抽调而来,属于典型的“草根”团队。在短短的时间内,要掌握四川清音、四川扬琴等近十种曲艺的表演技巧,对于几乎从零开始的“草根”演员来讲,可谓难于上青天。通过“白加黑”“五加二”的集训,这些“半路出家”的演员表现十分抢眼,毫不逊色于专业演员,非常值得敬佩。与此同时,我们也欣喜地看到,通过集训、通过排演《望红台》,我们培训了一批曲艺传承人,把曲艺的种子撒向了大地,为曲艺事业持续繁荣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也许,这才是《望红台》留给我们最大的收获。因为,《望红台》是一个良好的起点,它开启了巴中曲艺保护传承事业的新征程,也照亮了我们曲艺事业发展的道路。

  历史已经远去,记忆未曾忘却。林木森森,云涛回荡,那是岁月的回声;碑林座座,红星闪闪,那是红色的灵魂。在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我们欣喜地看到,在川陕革命老区巴中,文艺工作者用艺术的形式和生命的情怀追溯着那段烽火岁月,追忆那段感人肺腑的红色故事,为我们修筑了一座新的“望红台”。它凭借创意美、布景美、辞章美、唱腔美、服装美、编排美、表演美实现了美的多维呈现,具有开拓性意义,是不可多得的精美之作,是巴中文艺创作史上又一座高峰。我想,这座“望红台”从当年的川陕苏区一直耸立到现在,它将永远矗立在巴山蜀水、永远耸立在中华大地上。它是我们心中的丰碑,是我们力量的源泉,是我们信仰的灯塔,是我们永远的精神守望!

【责任编辑:苦菜花】
页面功能:【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