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站内搜索:

田世光:承接古今的工笔花鸟画家

【2016-10-08】【来源:中国文化报】【字体: 】【颜色: 绿

   本报记者 施晓琴

  人物名片

  田世光(1916—1999),号公炜,祖籍山东,世居北京,为我国现代工笔花鸟画名家。早年求学于京华美术学院,专攻国画花鸟,师承张大千、赵梦朱、吴镜汀、于非闇、齐白石诸先生。曾任中央美院教授,北京工笔重彩画副会长,中国画研究院第一届院务委员等。出版有《田世光花鸟画集》、《田世光画集》等。

  田世光是著名的工笔花鸟画家,笔耕不辍60余年,为20世纪中国画艺术特别是花鸟画创作做出了突出贡献。今年正值田世光诞辰百年,作为“百年辉煌·中央美术学院艺术名家”的重要学术项目,由中央美术学院主办的“华世翎光——田世光百年诞辰纪念展”于9月9日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开幕。在田世光亲属和多家文化机构的支持下,展览首次汇集田世光不同时期的代表作,充分展现了他较为完整的艺术面貌。

  此次展览分为“故园风土,柳浪莺飞”“勾勒重彩,教学授艺”“国礼大作,时代丹青”三个部分,呈现了田世光不同时期的艺术面貌,涵盖了其青年时代的大尺幅代表作《幽谷红妆》、50年代创作的石青底牡丹《节日的花朵》、新中国成立后绘制的“新殿堂画”《英姿万古》,以及在教学创作中的草图手稿等40余件作品。

  双勾重彩 振兴传统

  田世光一生致力于中国花鸟画的继承、开拓与发展,他治学认真,从艺严谨,注重法出正典,循本出新。1933年,17岁的田世光考入了北平私立京华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受到工笔花鸟画教师赵梦朱、山水画教师吴镜汀、书法篆刻教师于非闇等诸先生的启蒙教导。

  1937年,毕业后的田世光考入北平古物陈列所国画研究馆(即后来的北京故宫博物院)任研究员,后升任助教、讲师及研究员。在该馆从事研究的8年间,主攻宋元画派双勾重彩花鸟画和山水画,遍临研究所收藏的历代名画,发现并掌握了失传300多年的中国宋元派双勾重彩工笔花鸟画传统技法。田世光通过多年的深入生活,进行了大量的创作、教学、展览和出版,将这一优良技法推向工笔花鸟画界,并赋予其新的时代精神,使得工笔双勾重彩画风在新的历史时期得到了发展与突破。

  其实早在学画之初,田世光就有了振兴传统花鸟画的理想。他的启蒙老师赵梦朱是一位修养深厚的中国没骨花鸟画家,工笔花鸟仿宋人,古朴清丽。他在虚心学习之时,却也常常感到不足,那时他常到故宫参观古画,看到的多是重红重绿、不同于当时清淡朴素的画风,且感觉这样不惧红绿重彩的花鸟画更有气势磅礴之感,因而萌生了光大宋元画派双勾重彩花鸟画技法的宏愿,并潜心钻研起来。通过学习传统画理知识,结合不懈地实践锻炼与体悟,他创作出了大量充满蓬勃生机、富有生命力的花鸟画,还得到了徐悲鸿等人的赏识。田世光花鸟画的艺术风格、表现力也在当时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兼工带写 与时俱进

  20世纪以来,在中西文化的碰撞交汇下,尤其在中国社会走向现代化的历程中,花鸟画的发展也面临着新的挑战。如何在传承与弘扬花鸟画艺术传统的基础上实现创新,使之展现出新的时代风貌与新的文化意义,成为花鸟画坛的重要课题。本次展览的学术主持、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说:“田世光的艺术具有鲜明的时代性。他以自己独到的视角认识传统花鸟画,取法宋元花鸟画风格,体现出一种‘大花鸟观’的意识。同时,田世光的艺术还体现出水墨与工笔交融的特征。他坚持探索水墨写意的情趣与工笔重彩的严谨相结合,是对花鸟画传统的创造性转化,实现了现代性的突破。”

  田世光的作品既蕴含着浓厚的古典功底,更体现出与时俱进的创新精神。通过对徐、黄画派花鸟画名作的苦心临摹,他既学黄荃的结构精密、色度浓丽,也学徐熙的着色柔润,兼收两家之长,尽得宋元勾勒画派技法之精髓,造型准确、色彩绚丽。在此基础上,他勇于实践,根据自己的审美趣味,大胆吸收百家之法,不断外出写生、深入生活,逐步形成了“鲜艳中含幽雅”的独特风格。

  田世光作品中的时代感与他全面的艺术修养相关联。他不仅在花鸟画上沉潜用力,同时也具有山水画创作的经验,从他的许多作品即可看到作者将花鸟的生命置放在大自然的景象之中,形成了一幅幅动静相宜的生动画面,既富有生活情趣又具备更加开阔深远的意境。在表现手法上,他将工笔重彩的严谨与水墨写意的情趣相结合,把书写的手法融于工细的造型之中,用笔流畅、灵动,赋予了画面工整之外的另一种不凡气度与胸襟。严谨中带着飘逸,辉煌中富有清雅,这些看似不同的流派与元素兼容,进而自成一格,达到了现代工笔重彩花鸟画的另一种境界。

  心系教学 贡献一生

  田世光还是一位优秀的美术教育家。1940年他开始在京华美术学院任讲师,1943年到1945年在北京国立艺专教课。1946年后他受聘为国立艺专(即后来的中央美术学院)讲师,从此便一直在此授课,由讲师、副教授至教授,到上世纪80年代还带过研究生,可谓桃李满天下。田世光将其一生绝大部分时光都贡献在课堂,他的学生、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教授郭怡孮回忆,“先生是那个时期上课最多的老师。他去中央美术学院上课,去中央工艺美院上课,还去北京艺术学院、北京画院上课;他执教于国画系、陶瓷系、染织系、雕塑系……直至生命的最后时光,躺在病床上,先生仍然喘息着对我们嘱托,‘以后教学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了’。”

  新中国成立后,田世光在中央美术学院的教学工作中,悉心传授双勾重彩画法,对于濒临失传的传统技法进行深入的研究与精心传授,热心提携后辈,深受同事尊敬和学生爱戴。郭怡孮说:“先生当时最大的心愿就是要建立高等艺术院校花鸟画新的教学体系。”经过数十年的努力,他与俞致贞先生共同创建了一整套工笔画教学的步骤与方法,从教学方针、教学计划、教学安排,到理论知识课、实践技巧课等都亲力亲为、反复实践,摸索出了一条花鸟画的现代教学之路,培养出不少的后继者。他的一些弟子们又在传承双勾重彩表现手法的基础上,大胆向前迈进,探索工笔重彩与写意的进一步融合,用现代审美意识和情趣,构建花鸟画的新境界。

  纵览田世光的艺术人生,他不仅是承接中国古代与现代绘画之间的一座桥梁,更为未来的花鸟画发展铺好了一条拥有深厚文化根基的扎实道路。正如范迪安所说,在全球文化激烈碰撞的今天,在所谓“艺术正大步地走向各种现代性”的时候,尤其需要不断重新翻阅像田世光这样拥有悠久历史和深厚积累的中国画作品,坚持优秀传统文化精神的弘扬。

【责任编辑:苦菜花】
页面功能:【打印】【关闭

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